中能电气:25亿买、410万甩卖《跨界歌王》“利润

作者: 股票板块  发布:2019-01-09

  “当初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叫人家牛夫人。”这句台词恰好适用于华录百纳300291股吧)与广东华录百纳蓝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蓝火”)之间的爱恨纠葛。

  2014年4月,华录百纳以25亿元非公开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国内头部综艺制作公司之一广东蓝火100%股权,后者曾经打造综艺《女神的新衣》《跨界歌王》《旋风孝子》《最美和声》,出品电影《快乐到家》《爸爸去哪儿》等,这一收购举措也被视为唯一有央企背景的上市影视公司华录百纳拓展综艺版图之举。“三年内,我们有信心将公司做成市值逾三百亿的国内领先的综合性文化传媒公司。”广东蓝火董事长、华录百纳副董事长胡刚在2014年底的新年致辞上说。

  2018年12月26日,华录百纳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全资子公司广东蓝火出售资产的议案,预计会对华录百纳今年造成12亿-18亿亏损。该议案显示,广东蓝火拟作价400万元、10万元将其持有的喀什蓝色火焰(以下简称“喀什蓝火”)100%股权和北京蓝色火焰(以下简称“北京蓝火”)100%股权出售,接盘方大道知行将承担喀什蓝火1.13亿元净债务。

  从25亿高买到410万贱卖,并可能承担创近年来影视行业记录的20亿亏损,对于2018年3月起入主华录百纳的美的少东家何剑锋来说,是不得已而为之。去年9月,广东蓝火实际控制人胡刚已辞去一切职务。随着Q3财报的大幅亏损,股票从最高点56.28元跌至最低不到5元,华录百纳市值已从500亿缩水至50亿。兵法云置之死地而后生,断臂求生、重整业务,似乎是华录百纳和美的家族唯一的机会。

  喀什蓝火一直是广东蓝火的核心业务平台。在收购之初,广东蓝火承诺,2014~2016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亿元、2.5亿元和3.15亿元,其中与主营业务相关的税收返还和政府补助不予扣除。2014年-2016年,华录百纳年报显示,喀什蓝火净利润分别为2.23亿元、2.47亿元、2.73亿元,同期母公司广东蓝火的净利润为2.30亿元、2.28亿元、3.07亿元,在15年到16年间,喀什蓝火为华录百纳贡献净利润占比92.15%、72.22%。

  在业绩承诺达标之后,2017年蓝色火焰一方迅速变脸,当年上半年喀什蓝火净利润仅为1567亿元,并直接导致华录百纳净利润下降35%。2018年前10个月,喀什蓝火亏损额高达4.76亿元。2018年9月,喀什蓝火及北京蓝火名下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合计3326.62万元,原因为经营业务款项纠纷。同一时间,大股东之一胡刚在2016年减持1444.72万股后再度减持500万股,本人及其亲属李慧珍共套现4.64亿元离场,多名高管离职。

  从利润功臣、现金奶牛到劣质资产,为何喀什蓝火在承诺业绩完成后下滑如此迅速?官方解释为“综艺板块业绩不及预期,招商不及预期,受限韩令影响,内容营销规模减小,部分节目未到收入确认时点等”。同时有业内人士人系认为除了大环境及政策影响,更有可能是其在业绩承诺期内大幅透支了业绩。

  另外,税收政策的调整可能也对业绩表现有影响,华录百纳收购广东蓝火的招股书草案显示,“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新疆喀什、霍尔果斯两个特殊经济开发区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的通知》(财税[2011]112号),喀什蓝火自取得第一笔生产经营收入所属纳税年度起,五年内免征企业所得税。”

  去年3月,华录百纳引入民营资本救火。官方公告称,华录文化已与盈峰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普罗非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分别转让华录百纳12.55%、5%的股份,转让后,盈峰集团与普罗非合计持股17.55%,总价18亿元,华录文化不再持股。盈峰集团的实控人何剑锋与普罗非的实控人何享健为父子关系,后者为美的创始人。

  这次缩水99.8%的出售是何剑锋接手华录百纳的最大动作,被资本市场解读为“洗壳”。他急于剥离这部分不良资产的根本原因在于巨额商誉减值风险。高溢价收购广东蓝火曾被视为“蛇吞象”之举,为华录百纳带来了20亿元的商誉,占当年净资产的49.59%,截止2018年上半年,华录百纳的商誉仍然高达19.66亿元。政策红利不再,收购标的成不良资产,上市公司面临巨额商誉减值。

  收购喀什蓝火、北京蓝火的接盘侠大道知行及其创始人、江苏卫视前副总监龚立波引发了外界种种揣测。大道知行是华录百纳的合作方。从前年底474.28万元的净利润来看,大道知行似乎不足以承担喀什蓝火的巨额亏损。

  从2014年收购广东蓝火后,着手影视+综艺+体育多线布局的华录百纳并没有如预想中一般全面开花,反倒因重心不合理削弱了自己原有的竞争力。

  2015年6月,华录百纳认为体育产业迎来了黄金发展时期,设立华录体育,强势布局体育产业。随后,公司披露定增方案,拟投入5亿,由华录体育进行体育赛事运营。此后,华录体育动作不断,促成北京卫视直播西甲,签约红牛成为中超官方合作伙伴,拿下欧洲欧洲篮球冠军联赛在中国15年的运营权等。然而,数亿投入却只换来90.50万元的收益。

  2017年6月,华录百纳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将体育赛事运营项目类别下尚未使用的3.7亿元募集资金投入到《女神新装》《返璞归真》等电视剧、综艺栏目项目中,战略重心由体育重新向剧集、综艺转移。

  一方面政策大环境对综艺见长的华录百纳及其旗下广东蓝火颇为不利。宏观调控越发细分化,“限韩令”“限童令”“限娱令”对综艺营销和制作都掣肘颇多。

  另外,无论是综艺还是剧集,华录百纳的反应都明显比市场风口慢了半拍,较为传统保守。随着优爱腾入局网综,并深度挖掘青年文化,偶像、音乐、脱口秀等均有现象级爆款诞生,相应地米未、笑果等一批新的综艺制作公司崛起。华录百纳制作的《来吧,兄弟》《小镇故事》《旋风孝子》等均未能大爆。

  在剧集方面,华录百纳错过了超级IP的风口,近年来主要试图向年轻化、网络化转型,但效果不尽如人意。2017年翻拍日剧的《深夜食堂》成史上最低分国产剧,《秦时丽人明月心》(又名《丽姬传》)收视率未达预期,2018年全年无新剧集出产。

  不过,早前曾有《王贵与安娜》等现实题材在手的华录百纳,能否乘着今年现实主义的风口重新崛起,值得观望。而一向行事低调、擅长投资的美的少东家何剑锋在成为华录百纳掌舵人后,是否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或是如外界猜想一般把美的的广告传媒业务注入华录百纳业务当中,实现自断臂膀后的重生,也令观者期待。

本文由英皇娱乐于2019-01-09日发布